罗伯特·希勒/文

  通常衡量不平等性的方法是比较一国国内家庭之间的收入但还有另一种不平等性存在于城市住房的平价程度之间这种类型的不平等性的影响同样令人担忧

  在全球许多中心城市住房对收入一般的群体而言愈加不堪重负随着一座城市房地产价格的?#38505;?#19968;些居民将被迫离开?#27604;?#22914;果这位居民在此地已经拥有了一套可售住房那么他可能认为价格?#38505;?#31561;于天降横财可以卖了房子带着这笔横财离开但若非如此他可能被迫两手空空地离去

  其影响不仅在于经济上人们可能被迫离开生活了一辈子的城市这堪称一场灾难如果太多在城市里生活了一辈子的居民因为房价?#38505;?#32780;被迫离开这座城市自身?#27493;?#33945;受身份乃至文化损失

  随着这些人群的离开一座房价高昂的城市将逐渐变成专属于高收入家庭的飞地具有了高收入家庭的价值观随着不同收入水平的人群日益被地理隔离收入不平等可能出现恶化社会也有可能两极分化甚?#37327;?#33021;出现严重冲突

为何城市让人望而却步买不起房或为首要原因

  今年的人口统计公司国?#39318;?#25151;价格可承受性调查表明全球主要城市已经出现巨大差异今年的调查覆盖了九个国家和地区的92座城市截至2016年底香港是住房价格可承受性最低的城市其房价与收入?#21364;?#21040;18.1香港的按揭利率很低但也没有低到零利率的程度这意味着中位收入家庭如果无法获得父母的?#25163;?#25110;者移民购房者如果无法获得海外资金的?#25163;负?#19981;可能买得起房

  位居香港之后的城市是悉尼12.2温哥华11.8奥克兰10圣何塞/硅谷9.6墨尔本9.5和洛杉矶9.3再接下来分别是伦敦8.5和多伦多7.7——这两个城市房价非常高但收入也高

  与此同时一些很有吸引力的世界城市住房相对收入而言可谓平价纽约市的中位住房价格为中位家庭收入的5.7倍在蒙特利尔和新加坡这一比率为4.8东京和横滨为4.7而芝加哥为3.8

  些许关于这些异常城市的数据不够准确但误差不可能大到能够推翻基本结论的程度即全球住房价格可承受性存在极大差异接下来的问题是为何某些城市的居民会面临畸高的价格在许多情况中答案与住房建设的壁垒有关比如无法大量建房导致高房价

  但壁垒也有可能是政治性的大规模建设中低收入住房能极大地影响住房平价性但现有高价房的房主根本没有动力支持这样的建设计划这会降低他们自身**的价值因此市政府可能不愿意颁发扩大供给的许可

  建设选项不足可能是推高房价-收入比的因素住房价格长期总会?#38505;?#21363;便城市未能吸引到新的产业声望或人才一旦城市可供建房用地告罄其后续增长就必须通过较低收入人群的离开来协调

  房价相对收入的?#38505;?#19981;可能是突然发生的因为预料到价格变化的投机客会抢先抬价他们可能会漫天要价导致房价-收入比率暂时升高到比必要程度还要高形成房价泡沫在居民?#24615;?#25104;不必要的焦虑

  但如果公民社会认识到保护低收入住房的重要性这种趋势就会得到遏制居民必须明白许多*制加大建设的呼声来自特殊利益集团?#29575;希?#36825;是一种房主寻求提高自己房子转手价值的?#30333;?#27963;动

  有时城市可能正在迈向伟大城市的途中应该?#24066;?#24066;场力量驱逐不能充分参与这一伟大进程的低收入人群为?#24515;?#21147;的人让路更常见的情况是一个住房价格-收入比率很高城市并非什么伟大城市?#20445;?#32780;是一座缺乏同理心和人道主义使命感并日益缺乏多样性的供给受限的城市而这会为危险的憎恨创造温床